新闻中心

——   News Center   ——
【励志下篇】在四川深山里做自媒体,田间地头生产10万+,月收入过万
来源: | 作者:艾特 | 发布时间: 996天前 | 2898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在一个饭局聊天中,他得知他的老板要开网店,把衣服挂在网上卖。他很好奇网络的样子。饭后,他开始研究起互联网来。


他去网吧研究网店装修、商品摆放、上架商品的门道,在QQ群里询问开网店的基本知识。又在一个饭局里,老板诉苦,说他没办法从网店里赚钱。“别人家开店就能赚钱,他不能是因为那个网店开的不对。”王荣琪给他老板提了几条建议,希望能被采纳。“可能是我的表达不好,最后他也没有理我。”


那次并没有影响王荣琪对互联网的热爱和探索,他的小农意识逐渐被互联网世界冲击,让他大开眼界的另一个互联网世界,叫“企鹅帝国”。21世纪初期,使用QQ是一种必备时尚,如果你没有QQ,那你真的是太out了,会被人瞧不起的。就像你玩QQ空间,却不知道神魔长发杀马特,是当时小镇青年的主流文化一样。


王荣琪混迹QQ群和QQ空间,他在那里接触了“伤痛文化”,听QQ空间背景音乐,发QQ空间火星文,结识了一个教他提升职业技能的人。“做自媒体要是没QQ群也就没有我,我感觉好人还是偏多的。”


哪怕如此,他也没有接受过较好的写作训练,想用完整的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想法,十分困难。2016年年底,他已经33岁了,工资收入是厂里面最低的,别人一个月拿8千,他只能拿5千。过年前,他去找老板谈了一次,“如果他明年给我涨一千,我就留下来,不涨我就走。”他变得坚决起来。


在老板的办公室里,他用卡顿的普通话与老板沟通,老板最后决定给他涨300元,多了不给。“我也是要面子的,我当时就说,明年不来了。”他转身就走,老板没有挽留。“我的全部青春都献给制衣厂了。”


在纳溪县城工作的三姐得知了王荣琪这个决定,立刻打电话让他回家。他没有拒绝。回到家后,他没有确定的工作目标,三姐建议他考一个驾照,之后再找工作。拿到驾照,已经是2017年2月了。他在58同城上找到一个搬运工的工作,每天在泸州给别人送货。


这份工作不用加班,由他支配的时间比较多,有一次他在QQ群里看到一条消息,说上传视频到快手能赚钱。他试着做了一下,做了好些天,拿了90块钱。“既然一天可以拿90块钱,那我如果做10个号,每天不是就可以拿900块钱了吗?”而这个想法并没有实现。


王荣琪家里的厨房器具拍摄/石灿


不过,这次经历让他萌生了组团做短视频的念想。他告诉身边的同事,做短视频能挣钱。同事告诉他:“四哥,这个太虚了,还是做一点实际的吧。”


“我感觉得到,互联网是一条路,互联网不会消失的。”在他的脑海里,互联网这个概念要大于短视频,“短视频有发展的周期,但我觉得互联网没有。”


促使他直接辞掉工作全身心做短视频源于一次意外经历。


有一次,他外出送货,看到一辆三轮车因为装载货物过多,“翘头”了,差点翻车。“太危险了,我回去就和老板娘说,我要辞职。”


老板娘不轻易放他走,“等我招到人顶替你,你再走。”过了几天还没有消息,老板娘说没招到人。王荣琪去问公司会计,会计说没有接到招人的通知。“她就是不想让我走。”索性,王荣琪自己在58同城找了一个人顶替他。


辞职到家,已经是2017年的国庆节了。此前,他早早给家里拉了网线,买了电脑,准备大干一场。


第一个爆款来得很突然


王荣琪回家,他母亲是拒绝的。


“回家也没什么收入,每天就是拍拍拍,我自己拍就算了,还打扰到他们干农活。”王荣琪说,父母亲不理解他,他却理解父母的这种表现。


他父母亲经历过上世纪的饥荒时期,牲畜是家里最主要的经济来源,对土地和粮食有着生命般的执念。“前不久杀了一只猪,现在我妈还喂着六只猪。”他们对土地的热爱,对农村的尊重,已经超过了我们常人所理解的观光旅游,移民搬迁。


王荣琪回家后告诉他母亲:“我回来住一年,一年之后要是没什么效果就再回去务工。”他也没想到,他肩上扛的是一种跨越了农耕文明、工业文明的最新文化——信息文明的火种,已经与以他父母为代表的传统农业文明相冲突。


2017年底,王荣琪一家人在吃饭。图片来自西瓜视频截图


在改革开放后的很长一段传统文化语境里,主流价值观认为他就应该出去打工挣钱,留在家里的男性要么是“没能力”,要么是二痞子,要么在村里任职。即便留在家创业,也会从事种植业、养殖业等靠山吃山的“原始”农业,极少有先进的现代技术介入,更别说互联网了。


这些年,互联网基础设施深入农村,铺就了农村高速信息公路,让2.09 亿农村人习惯了通过即时通信、网络音乐、 网络视频等软件上网,与城镇网民的差距越来越小。


王荣琪试图让母亲融入到互联网的语境里来,最开始,他选择了一条母亲可以直接参与的道路。


“我在河里抓螃蟹,我让她拿着手机拍我。”母亲照做了。但是,王荣琪看了视频后发现,母亲没有移动镜头,有时候他出镜了,母亲并不明白,“她只要拿住相机,拍摄就行了,不会想着怎么拍才好看”。他理解母亲的这种反应。


后来,王荣琪不再“强求”家人给他拍摄,他在网上购买了一个支架,在没有人帮助持机拍摄时,自己也有机会入镜。


他上传的第一个原创视频是父亲从田里回家喂猪,当时播放量和点赞量很小。他想在农村搞笑、解说美食、展示景色等方面寻找突破口,但都没有很好的效果。“我的普通话不够好,策划能力也不行。”


他的第一个爆款来得很突然。2017年10月24日,一个标题叫《农村妈妈做了一道家乡特色菜,爸爸冒雨背90岁奶奶过来品尝!》的视频,在西瓜视频上被数十万人点击播放,截至2018年9月11日,已经有47万次的观看。


农村妈妈做了一道家乡特色菜,爸爸冒雨背90岁奶奶过来品尝。


图片来自西瓜视频截图


视频下方点赞量最高的一条评论说:人生最美好的事,莫过于尽孝。父母在,家还在;父母在,还有归处;父母走,只有归途。愿普天下父母健康长寿。


“当时就是还是有点激动,因为刚好有点效果了,网友还是很喜欢我们家庭的这种氛围。”王荣琪没想到拍摄家里人的生活状态,竟然能成为他走出“拍什么题材”的突破口。


“其实,现在是我的瓶颈期,他们看不出来,我能感觉得到,继续这么拍,人们迟早会看腻。”王荣琪想把农村自媒体继续做下去,他在寻找新的内容题材做尝试,也在为自己的商业模式做打算。现在他的主要收入来源是西瓜视频平台补贴,内容越好看,补贴就越多。


他想建立自己的品牌,自己制作农产品,自销自卖。


“为什么不接别人的广告呢?”


“我接过,有粉丝不喜欢那种方式,他们会担心那是别人家的农产品,信不过。”王荣琪觉得粉丝与他已经产生了非常深厚的信任关系。他要自己做农产品,他自己吃给粉丝看,粉丝信他。


在国内,像王荣琪这样的农村自媒体作者非常多,江西的华农兄弟、广西的巧妇9妹、江苏的我是小熙、甘肃的西北小强……无数个农村人从城市回流到农村专职做短视频,这在返乡创业潮里成为一个支流。有些人成功,有些人失败。


“你推崇人们回农村做自媒体的理念吗?”


“不推崇。并不是谁都能做农村自媒体。我做到现在,有60%是运气,30%是平台给的机会,剩下的才是由我和父母来分。”说完,他将目光投放到深邃的竹林。